位置岳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部門設置 > 管理機構 > 理論宣傳部 > 《岳成律師》 > 《岳成律師》2005第二期 >

一場關于人和猴子關系的審判

  作者:本站 來源:本站 瀏覽次數:3016 添加時間:2006-6-8 22:23:53

  《圣經》上說:人類是造物主的作品。
  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卻以翔實的科學考察和物證,提出了物種起源說,認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按照這種理論,無論你愿不愿意,人類的祖先和猿人有著某種血緣關系,只不過一方走出森林直立行走最終進化成人類而另一方始終呆在森林里。
  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驚世駭俗并令羅馬教廷十分難堪,因為按此說來,人類的始祖并不是亞當和夏娃,美麗的伊甸園也根本不存在。人類在動物園中再次面對著猴子和大猩猩的時候,難免會有幾分尷尬。
  但是許多人對此并不在乎,因為他們將進化論當成科學而將基督教當成精神寄托。  一些純正的基督教徒對達爾文將人類和猴子鏈結成親戚非常生氣,卻無法阻止思想的傳播,正如你無法阻止空氣流通太陽升起一樣。但是,在美國南方這些宗教傳統占優勢的地方,他們利用地方立法權通過一些法律,試圖以國家強制力禁止或限制這些理論的傳播。制定于1923年的田納西州《反進化法》明確規定:人類是由上帝創造的,這是不容質疑的,禁止教師在公立學校向學生講授進化論,違犯者將受法律追究和懲罰。
  這種開人類歷史倒車的行為,不僅使美國各界輿論嘩然,也觸動了美國人內心中的一個隱痛:立國以來,美國的南方一直存在著分離傾向,其中有經濟模式上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宗教信仰和文化底土的差異,這種沖突在六十多年前曾經因為奴隸制在法律上的存廢而引起激烈的沖突,最終演化為一場差點使聯邦解體南北分立的戰爭。
  內戰結束后,北方雖然取得了勝利,聯邦統一得到維護,奴隸制在美國成為歷史,但深層次的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田納西州《反進化法》的出現,就是這種文化內在沖突的一次火山爆發而已,在北方人看來,這個荒唐的法律的出臺,是南方保守勢力利用地方立法權對他們發出的一次公開挑戰。
  而這項法律能夠在議院被通過,除了民間的一種強烈愿望外,還因為陰差陽錯的原因,議員們認為州長會否決這項法律,所以通過了它,而州長卻簽發了它。
  無論如此,這樣一部法律畢竟出世了,橫亙在人們面前,與其它美國法律一樣,具有時間和空間上的效力,至少在田納西州范圍內有效。
  美國公民自由協會決定以訴訟的方式讓法官裁定這項法律違反聯邦憲法,從而廢止這項荒唐的法律的執行。
  1925年,一場策劃中的訴訟悄然開始。
  首先,一名自愿者史庫柏斯在課堂上向學生講授了進化論。理所當然地,史庫柏斯受到了起訴。參賽雙方擺出了強大的陣容,當時美國最有名的律師克萊倫斯?丹諾自愿且自費擔任了被告人的律師。丹諾的出場使得看客們眼睛發亮,此公成功的經典個案,至今還是美國“常青藤聯盟”大學中法學院學生的必修課,或許一百年后仍舊如此。不管你愿不愿意,只要你閱讀美國法律的發展史,你都會從檔案相片上看到此公那張典型的西部礦工的臉,然后傾倒于他那精妙的辯護詞和令人叫絕的辯護策略上。
  原告方面,一家基督教基本主義團體請求詹寧斯?布萊恩擔任本案的公訴人,這也是一名重量級的知名人物,他曾三次參加美國總統選舉,雖然全部落敗,但也說明他的人氣指數及堅持信仰的韌勁。在他看來,他正在進行著一項高尚和正義的事業。作為一名在南方傳統基督文化區長大的人,他認為所有質疑上帝存在的思想都是一種不可容忍的異端,將人類和猴子混為一談更是荒唐,因為根據《圣經》記載,創世紀中,亞當夏娃和猴子是造物主在不同日子中的作品。其中夏娃身上還有亞當的一根肋骨。
  為了捍衛基督的精神,他在報紙上和大學的教授進行著口水戰,甚至發出叫囂:如果哪一位教授愿意簽名證明自己是猿猴的后代的話,他可以馬上立即給付100美元現金。
  比賽開始了。控辯雙方律師是前鋒,支援團隊除了親友團以外,還有不同理念的社會團體和宗教團體,由于近代傳媒的介入和傳播作用,無論是在紐約還是洛杉磯,美利堅合眾國的公民們都可以通過報紙或廣播迅速了解到審判進展的過程。
  傳媒的價值取向無疑是站在被告人一方。在他們看來,這部法律荒謬之極,是南方人固執、保守和落后的象征,而訴訟的目的,就是通過法庭的辯論和說理,讓現代科技的智慧之光照耀這塊長期被正統宗教思想屏蔽的蠻荒之地。
  法庭審理及辯論尚未開始,丹諾就開始了他的外圍造勢戰。他宣稱《圣經》是一部宗教經典,但不是一本科技著作。聯邦憲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但信仰自由的外延也包括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既然法律沒有禁止牧師在教堂中傳教,那么,為什么法律必須禁止教師在講堂中傳播科學呢?
  同時,他針對于《圣經》的內容提出50個問題,比如在上帝創造白天和黑夜那天前世界應該是白天還是黑夜,創世紀的第一天世界是否應該有25個小時之類。這些問題并不是丹諾的首創,而是幾百年來人們對于《圣經》的質疑,如果將《圣經》當成真理,當成教科書的話,這些問題無疑是這門學科的軟肋或者說是命門。
  久經辯論場的詹寧斯?布萊恩當場看出了丹諾的不懷好意,他斷然拒絕回答上述問題,因為這將陷入“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無謂爭論。但在開庭之后,他還是中招了,這是后話。
  此前,萊倫斯?丹諾和詹寧斯?布萊恩是一對好朋友,而這一次,雙方卻在法庭之上論劍。
  案件采用陪審團審。審判在案件發生地戴頓小鎮進行━━這是個典型的如世外桃源般的小鎮:鎮上的人互相熟識,人們勤勞工作、節制生活,相親互助,生活節奏緩慢,每個星期都到教堂做禮拜,生于斯,死于斯,葬于斯,許多人一輩子沒有離開過這個地方。他們的生活經驗大部分來自于父母,信仰來自于教堂的神父。他們對于外部世界特別是“北佬”的生活方式有著一種本能的反感和恐懼,認為那是一種墮落和對上帝的背叛。
  在這種地方采用陪審團審判,即使在挑選陪審員的時候有一百個否決權的存在也無法挑出對被告有利的陪審團的。于是,有人建議以在此地無法獲得公正的審判為由要求變更審判地點,將地點變更到另一個宗教狂熱并不是那么濃烈的地方,或許還有幾分獲勝的指望。
  丹諾卻拒絕了。他似乎胸有成竹,而被告人——自愿者史庫柏斯似乎也更樂意在家鄉接受審判。
  審判開始了。
  不出所料,陪審員是清一色的信仰基督的白人男子,連法官的中立性都值得懷疑:他給公訴律師充分的時間向陪審團發表沒完沒了的煽情演說,卻用規則苛求丹諾。但看上去,丹諾并不在乎,或許連“我反對!”也懶得提,因為緊接著可能馬上就是法官的:“反對無效!”
  反而是記者們坐不住了,私下里他們議論要是審判在紐約或洛杉磯進行的話,這位屁股坐得不端正的法官早就應該出局了。但在公開場合甚至報道中,他們卻不敢明確地對審判表示懷疑,因為這是游戲規則:司法權必須得到尊重,法官的裁斷不得受到質疑,質疑必須有著專門的途徑。如果哪一位記者們敢在報紙上評判法官水準的話,他將面臨著藐視法庭罪的指控,輕則被法警攆出法庭,重則要被罰款甚至坐牢。
  丹諾似乎將法庭當成了傳播科學的講堂,如教士布道般發表了洋洋萬言的演說,即著名的《無知和盲從從來就是人與人爭斗的根源》,其中的一些精彩片斷,到現在仍然是許多法學院一年級學生面對著鏡子練習演講技巧時經常使用的。
  在傳召證人方面,丹諾再次讓人們驚訝并佩服他劍走偏鋒的勇氣和智慧,當時后援團建議從大學中請一些知名教授作為專家證人上法庭證明進化論是一門科學以說服陪審團時,丹諾卻不以為然,雖然有許多名大學的教授甚至學界耆宿很樂意擔任此職,而他竟然向法庭申請本案的公訴律師之一的布萊恩作為專家證人出庭作證。
  控方的智囊團建議布萊恩以某種理由拒絕出庭作證,因為丹諾明顯地不懷好意,在法庭上接受他的提問的難受勁如同坐電椅。而且,一般而言,傳召對方律師作為證人是不允許的,因為這將會使律師可能在證言的真實性和維護委托人最大利益中的兩難中無法取舍,律師可以以此為由要求作證義務的特免權。
  可詹寧斯?布萊恩,這位自稱熟悉萊倫斯?丹諾就象熟悉自己的人,在整個法庭競技的過程中,一直沉浸在某一種為捍衛真理而戰的神圣氛圍中,這種燃燒的激情誠然可以使人勇氣倍增,卻也可能使人在關鍵時刻自我蒙蔽和陶醉,從而做出錯誤的判斷。
  詹寧斯?布萊恩同意以專家證人的身份出庭作證。
  事態的發展證明布萊恩的決定是災難性的,在丹諾的問題攻勢之下,專家證人馬上陷入了圈套問題,以至于要么承認《圣經》并不是一門科學,要么承認不一定要按字面意義來理解,丹諾把對手修理得很慘,布萊恩在證人席上的表現就像個十足的傻瓜。
  陪審團還是作出了罪名成立的裁決,這完全是在意料之中,或者說丹諾原本也就追求這種結果的發生━━荒謬的判決比公正的判決有時更能證明起訴的荒謬性。
  既然陪審團已經作出有罪判決,留給法官的只有量刑權。在這種狀態下,判處被告刑罰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法官作了讓步,只判處被告100美元的罰金,為了表明自己的立場,法官在判決書中寫到:有時候,追求真理的過程是需要勇氣并付出艱辛努力的,但是真理可以改變我們一些固執的觀念或偏見。在許多時候,當真理只被少數人掌握而與大眾對立時,擁護和傳播就是最大的勇氣,如果哪一個人這么做了,那他就是一個偉大的人。
  除了判決結果外,判決書通篇簡直是對萊倫斯?丹諾的贊美詩。但被告方還是不依不撓地將訴訟進行到底,將案件上訴到了田納西州最高法院,州最高法院撤銷了這份判決,但滑頭的法官在說理部分避開了本案爭議的焦點,撤銷原審判決的理由是按照田州法律,超過50美元的罰金必須由陪審團而不是由法官來判定,其實這只不過是一個讓原被告雙方都可以宣稱自己在訴訟中獲勝的臺階。
  明眼人都知道,真理終于獲得了勝利,在此之后的日子里,任何人可以在田納西州的任何地方講授進化論而不必擔心法律的懲罰,因為田納西州最高法院在判決中已經明確要求州各級法院為了本州的安寧和尊嚴,不要再受理這種古怪的案件了。
  詹寧斯?布萊恩死于在法庭判決后的第五天。對此,丹諾覺得有些惋惜,無論如何,可憐的布萊恩終歸是個好人。
  但這條荒唐的法律并沒有被廢止,它仍然呆在那里,進化論的反對者們并不甘心自己的失敗,關于人和猴子是否存在親戚關系的爭論一直在進行。在阿肯色州,基督教基本主義團體甚至征集到足夠的簽名要求將反對進化論的議案進行全民公決。
  1928年,雖然許多學者反對進行此類愚蠢且徒勞的游戲,但公決還是如期進行,基督教基本主義團體在報紙上公開聲稱:如果你認為上帝不存在,如果你認為長尾巴的猴子可能是你的堂弟的話,那么,你可以投反對票。
  由于這個州是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大本營,公開聲稱支持進化論可能導致你無法在上帝子民占絕對多數的社區繼續呆下去,許多人還是投了贊成票,也許是真心也許是違心。
  時間又過去了四十年,除了田納西州外,在阿肯色州和密西西比州,這條荒唐的法律還存在。
  直到1965年,又有一位名叫蘇姍?艾珀森的年輕女中學教師決定站出來,繼續史庫柏斯未竟的事業,終結這項荒唐的法律,并將其掃入歷史的垃圾堆。蘇姍小姐認為,這項法律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政府保障公民言論自由和政府不得確立任何宗教以特殊地位的條款,向法院提起了違憲訴訟。依法律規定,違憲訴訟采用的是法官審而不是陪審團,這種精明的訴訟策略可以防止史庫柏斯曾經經歷的荒唐審判結果再次出現。
  訴訟一直打到了聯邦最高法院。
  1968年11月12日,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宣讀了由阿貝?福塔斯草擬的判決書,判決書中認為,阿肯色州禁止在公立學校中講授進化論的法律違反了聯邦憲法的精神,必須馬上予以廢止。
  史庫柏斯,這位四十年前向反進化論的法律發起進攻的第一位勇士,此時已退休在家,聞訊,熱淚盈眶。
  偉大的丹諾已不可能親眼見到這一幕了,他早在三十年前就撒手西去,2000多人參加了他的葬禮,包括他的朋友和敵人。在臨死前,他說自己根本不在乎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因為這兩個地方他都有許多老熟人,無論到了哪里,他都可以找到雄辯的對手,法庭辯論還是可以繼續下去的。

  (原載中國法院網黃鳴鶴:80年前的一場審判——一場關于人和猴子關系的審判,本刊有刪節)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
为防止过热浙江快乐彩将分批上市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 23日上证指数 极速赛车平台代理 武汉麻将 辽宁快乐12*助手 福彩3b走势图专业版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免费大众四人麻将游 天津58同城麻将桌 快乐赛车下载 快3大小单双技 大发pk10技巧和方法彩票 聚财略配资 香港六合彩结果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